您的位置: 首頁 > 國際合作

國際合作

職教集團化辦學的國際經驗
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網站發布時間:2013-01-16 08:40來源:
中國教育報
作者:
  
    世界各國及地區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從表現形式和結合的緊密程度來看盡管有所不同,但均呈現以下特點:構成主體多元化,涉及政府、學校、行業企業、社區等;辦學的綜合效果表現為人才培養的高質量、低成本以及集團各方利益共贏;辦學的優勢表現為通過規模效應、資源優化、品牌效應和對接效應帶來高質量、集約化發展,形成競爭優勢。

    比較一:管理與運行機制

    從世界各國及地區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情況來看,政府扮演的角色主要有幾個方面:投資者或購買者,即為項目和計劃撥款和投資或購買教育及培訓的成果;統籌者,即統籌集團化辦學的資源,以平衡區域發展;協調者,即協調各聯盟實體之間的利益關系;規范者,即為職教集團化辦學制定相關規范。

    在不同主導模式下,管理和運行機制有所不同,政府發揮的作用也有所不同。

    政府主導型:政府采取有力措施進行管理、監督和推動。

    專項撥款范式。政府設立專項經費,規定參與實體的標準和合作要求,并全程協調、監督。經費推動是其運作的關鍵因素,如日本的“官產學結合模式”。

    法律規定范式。政府通過立法規定企業參與學校的職業教育,給予稅收等優惠政策,并對績效好的企業予以獎勵。法律的效力是迫使企業與職業院校聯合的原初動因,如德國的雙元制。

    購買成果范式。政府出臺相關制度,提出培訓報酬,教育機構與企業自行聯盟實施培訓,根據培訓成果,政府發放相關費用。以培訓經費作為調控整個管理和運行機制的杠桿,如澳大利亞的“新學徒培訓制”。

    行政指令范式。政府出臺專項計劃,根據計劃,教育部門頒發行政指令使得相關實體聯合,政府給予專項資助。合作對象是行政指令規定的,不是根據各實體的意愿決定的,如中國臺灣地區的區域產學合作中心。

    院校主導型:院校承擔管理和運行責任,政府主要采用投資、撥款和政策優惠的方式協助院校管理和運行。

    政府不僅在投資、撥款和政策優惠等方面予以支持,還要協助院校運作,協調校際和校企關系,特別是調動企業的積極性,例如英國的城市技術學院(CTC)。

    企業主導型:企業自主管理和運行,政府采取政策支持和獎勵的措施鼓勵企業辦學。

    企業或企業集團成為主宰整個職教集團運作的核心力量。經費的主體來源于企業本身,不需要政府大力資助,政府引導手段是支持性的政策或獎勵措施,如印度的NIIT。

    比較二:辦學相關政策

    職教立法的保證。如德國,建立包括立法監督、司法監督、行政監督、社會監督在內的職業教育監督系統。

    法案與專項計劃的推動。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政府推進集團化辦學采用的是出臺法案或專項計劃。如英國常常出幾個白皮書或法案來支持一項計劃,如基礎學位計劃。

    財政經費的支持。各國及地區的政府為了推動職教集團化辦學的順利發展,都以各種方式進行經費上的支持。如美國伊利諾伊州在推進“技術準備計劃”的過程中,在帕金森法案規定下,每年聯邦政府撥款500萬美元資金,同時州里配套500萬美元,“技術準備計劃”也經常與其他學校改革計劃聯合,以獲得更多的行政和財政支持。

    稅收政策的導向。一般采取的方式是減免稅收,如德國培訓企業用于培訓或交納給基金會的資金在一定時候可從國家的稅款中以一定比例扣出。

    特惠政策的傾斜。政府為促成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或調動某實體參與積極性,給予傾向性優惠政策。如印度政府為了在短時期內培養大量IT行業的高技術人才,允許私人資本和外資介入大學的辦學,從而促成了著名的NIIT的誕生。

    行政指令的促進。政府為解決特定社會問題,采用行政指令來促進沒有強烈聯盟需求的相關方結成聯盟。如臺灣地區為解決青年長期失業、惡性競爭等問題,在教育部門行政指令下,整合院校教學資源,成立區域集團化辦學中心——“區域產學合作中心”。

    激勵政策的援助。政府制定政策,激勵相關實體參與集團化辦學,對辦學質量高的給予獎勵。如澳大利亞對支持學徒制的集團化培訓公司予以獎勵。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