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國際合作

國際合作

中高職課程銜接:英國經驗對我國的借鑒
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網站發布時間:2012-11-12 06:10來源:
中國教育報
作者:
  
    構建中高職銜接的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不僅是課程設計問題,還是制度設計問題。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與英國大使館文化教育處合作,從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構建需求出發,在系統研究英國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開發的依據、方法與制度的基礎上,提出了借鑒英國經驗,構建我國中高職課程銜接體系的建議。

    借鑒一:課程要素來源于職業分析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內容的銜接,實質是課程的組織問題,而課程組織需要確定“用來作為組織線索的課程要素”,這是被稱為現代課程理論之父的拉爾夫·泰勒的觀點。

    英國的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開發包括三個階段:一是從職業分析到職業標準,二是從職業標準到學習單元,三是從學習單元到資格課程。由于其課程要素來源于職業分析,從而保證了課程的職業導向性,也就保證了職業教育的職業導向性。在此基礎上,以資格制度中的不同能力級別要求為依據,對課程要素進行組織,從而實現課程銜接。

    我國中高職課程不銜接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缺乏銜接的科學依據。由于歷史原因,我國一些中等職業學校和高等職業學院的課程要素依然來自具體學科,以學科邏輯來組織課程。另外,由于管理體制問題,我國職業教育課程也缺乏與職業資格證書標準的溝通。構建銜接的中高職課程體系,需要有明確的課程要素,需要有科學的銜接依據。

    借鑒二:課程教學與學習者能力銜接英國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的銜接,不僅體現在課程內容的銜接上,還通過學分制以及對“先前學習認可”制度,使學習者能夠在已有能力的基礎上選擇學習課程,從而實現課程銜接中“教學過程”意義上的銜接。

    在我國一些省市,如北京、四川、江蘇等地的職業院校已實施了學分制,但由于各種原因,學分制所應反映出來的靈活的教學制度的意義并沒有得到充分體現。在構建中高職銜接課程方面,很多地方僅考慮課程內容的銜接,而沒有考慮如何使課程教學結合學生的具體背景、能力,即存在課程教學與學生能力水平不銜接的問題。

    隨著社會的發展,職業院校的學生將越來越多樣化,作為教學過程的課程與學習者自身的知識、理解力與技能相銜接這一問題將會越來越重要。

    借鑒三:行業企業參與課程開發行業企業在英國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開發制度中發揮著基礎性功能,這保證了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的職業導向性。

    英國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開發的第一階段為職業標準開發。這一階段由英國行業技能委員會負責,主要開展定性和定量研究,了解行業和職業需求,詳細分析職務角色和功能。在此基礎上開發出來的職業標準,能夠真正反映行業企業的實際需求。在開發學習單元和資格課程這兩個階段,行業專家和其他利益相關者也會參與其中,這加強了職業教育與培訓課程與職業標準銜接的可能性。

    我國在職業教育改革進程中,盡管政府一直強調職業教育要著眼于經濟發展需求,專業設置要與行業對接、課程與職業資格對接,但由于體制、機制等原因,我國行業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總體不高,參與課程開發程度較低。

    借鑒英國經驗,我們提出了構建我國銜接的中高職課程體系的如下建議:

    建議一:課程開發兼顧職業性教育性職業教育課程既是有關職業的課程,也是有關教育的課程,職業性與教育性都應是職業教育課程的屬性。我國很多中職校是由普通中學轉變而來,為使職業教育具有職業特色,一些學校在批判學科導向的基礎上,對課程進行了改革,但有的學校也出現了忽視學生能力發展的現象。

    為保證職業教育課程的職業性與教育性,建議通過職業分析方法來選取課程要素,按照學生發展能力要求來組織課程,以保證課程的職業性與教育性,從而實現職業教育課程同時滿足職業發展需求和學習者個體發展需求。

    建議二:以資格標準為銜接依據我國實施學歷證書與職業資格證書并舉的政策,但兩種證書之間缺少互認,溝通并不暢通。由于職業資格證書制度由以前的技術工人技能等級制度演變而來,一些證書只重視技能要求,對綜合職業能力的要求關注不夠。

    目前,包括英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制定了將普通教育、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證書納入同一資格框架體系的資格證書制度。我國可以借鑒這些國家的經驗,構建一個將教育部門管理的學歷證書與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管理的職業資格證書納入統一框架體系內的資格證書制度。在這種證書制度框架內,通過相同標準,使得不同類別的資格證書之間能夠互認,不同層級之間的資格證書相互銜接。以這種資格框架內的資格標準為依據開發出來的職業教育課程,相互之間才能實現銜接。

    建議三:制定多元參與的課程開發制度保證職業教育課程既體現職業性又體現教育性,必須有多方機構人員參與職業教育課程開發過程,從多個視角綜合考慮職業教育課程需要滿足的需求——行業企業人員了解行業內企業及企業內職業的要求,專業部門從專業角度考慮課程的科學合理性和專業性,政府部門考慮國家的意志,職業教育教學機構考慮學生和地方經濟發展需求。職業教育課程作為一種公共資源,應該由政府制定規則,由政府出資購買各方在課程開發方面所承擔的專業服務。

    由于制度不健全,目前我國往往由職業院校內部人員承擔職業教育課程開發的任務。即便有行業協會代表參與,但由于歷史原因,這些代表并不了解行業企業實際需求,不能真正代表行業。為此,有必要借鑒英國的有關經驗,制定多元參與的課程開發制度。

    建議四:實施“先前學習認可”制度課程的銜接有多種內涵,除教學內容銜接外,教學過程銜接也應包含其中。我國的學分制試點,為實現教學過程與學習者先前學習的銜接奠定了一定基礎。我們需要借鑒英國“先前學習認可”制度,實現教學過程與先前學習經驗的銜接。

    對先前學習的認可,需要建立一套測量學習者先前學習的制度、方法與工具,從而保證測量結果客觀可信,保證課程的教學過程實現真正意義的銜接。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